活 动 快 递

风雪无阻,严歌苓来无锡了


日期:2018-01 | 来源:江南晚报、无锡新华书店

 

  严歌苓带着她的《芳华》做客无锡新华书店图书中心,受到无锡读者热烈追捧。
无锡严歌苓
无锡严歌苓

  这两天江南地区下了这么大雪,交通受阻,严歌苓还会来吗?昨天下午,无锡新华书店图书中心一楼,读者们手捧着一本本《芳华》翘首以盼。3点多,华裔女作家严歌苓出现在了大家面前,她围着淡蓝色的围巾,优雅而至,等候多时的文青们沸腾了。原本乘高铁来锡的严歌苓因天气原因临时改用其他交通方式来锡,风雪无阻,她说:“答应了无锡读者,就一定会来。”
  《芳华》是写自己的青春
  几经周折,导演冯小刚的《芳华》终于在上月上映了,国人的朋友圈很快被《芳华》刷屏,中老年人到影院追忆逝水年华,年轻人也心心念念看电影致敬青春。昨天,数百名无锡读者冒着严寒,一呲一滑赶来图书中心排队,就是为了约会严歌苓,约会《芳华》。部队文工团的经历令冯小刚对这一题材念念不忘,他说,“我讴歌他们的青春,用这个电影再爱他们一次。”《芳华》是冯小刚给自己的一封情书。可对于这部电影的编剧,也是原著小说作者严歌苓来说,《芳华》的意义更加非同寻常。严歌苓曾担心冯小刚不会喜欢她的这部作品,但她说过,“我只能写我自己的故事,写那些让我感动的、让我有兴趣去研究和探索的人物。”
提起写《芳华》的起因,严歌苓说其实太自然了。她从12岁到25岁都在军队里度过,在文工团生活了10年,跳舞跳了8年,后来又当了5年创作员,这段时间,她和战友们住在一起、吃在一起、练功在一起,朝夕相处。《芳华》里的故事,是严歌苓的一段青春经历。
   去观察去思考学会听故事
严歌苓是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,这离不开她的经历和她愿意去经历的人生态度。1970年,严歌苓考入成都军区,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,她曾六次进藏,两次入滇。1979年,严歌苓主动请缨,赶赴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,成为一名战地记者。1980年,脱下了舞鞋的严歌苓成为了作家,她写小说,发表电影文学剧本,20出头的她已在文坛崭露头角。1990年,严歌苓入美国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文学写作系读书……严歌苓曾谈起,她写《小姨多鹤》,专门跑到日本住进长野一个村子,了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;她写《妈阁是座城》,为了刻画赌徒的心理,跑到澳门赌场掷金“体验”;她写《陆犯焉识》,特地去青海劳改农场采访……
   在严歌苓看来,讲故事其实是小说最基本的一个元素,小说的产生是因为有故事,通过讲故事,人们会发现故事之外更深远的一些东西。可究竟如何才能讲好故事?严歌苓认为,一个小说家要善于发现故事,要很耐心、很同情听人家讲。
   她是名作家也是实力编剧
   从陈冲的《天浴》,李安的《少女小渔》,张艺谋的《金陵十三钗》、《归来》,陈凯歌的《梅兰芳》,到冯小刚的《芳华》……这些经典作品的背后站着同一个女人——作家、编剧严歌苓。《少女小渔》中的刘若英、《天浴》中的李小璐、《第九个寡妇》中的叶璇、《小姨多鹤》中的孙俪、《一个女人的史诗》中的赵薇、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倪妮、《归来》(《陆犯焉识》)中的巩俐与陈道明……这些人物都由严歌苓的一支笔描摹而生,当代几乎没有一个作家能够如此“抬人”,同时,创作水准保持一流。严歌苓笔下一个个精彩的故事都非常适合改编成电影,可严歌苓却说,她不会为了电影而去写小说,她写的都是自己想写的。
   对于高产、高质的作家这一评价,严歌苓反问“有那么高产吗?”相对于高产,她更在乎作品的高质。严歌苓说,她是内向而孤独的人,大部分时间是独处的。她的生活比较单纯,她非常热爱文学与写作,读书和写作就是她的生活。而今60岁的严歌苓,仍然保持着每天写作五六个小时的习惯,用她的话说“喝杯咖啡就去写作了”。